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西泠原创诗歌地带

面朝众妙之门,极目旭日生长的葳蕤史诗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行吟在赤水河的光芒中》(原创散文)  

2010-08-11 12:58:37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作者/西泠弋人

我的家乡在赤水,从母亲赋予我生命那一刻起,就与赤水河结下了不解之缘。无论是生命之源,还是精神之渊,似乎都与赤水河的千古涛音、两岸人文密不可分。仿佛有形的脐带剪断了,无形的脐带却永远连接着我与母亲河,注定我一生都将行吟在她的光芒中,抒写人生境遇与心路历程。

小时候就听母亲讲起,她是在土城黄金湾生的我,并说那地方十分富庶,毗邻赤水河畔,有蜿蜒的小河、明澈的溪渠,田里土里丰产稻蔬。幼小的心中,早早就播下了憧憬与向往。及至初中,学校组织到土城青杠坡参观,我才知道,从黄金湾到青杠坡连绵不绝的山峦间,红军曾进行过著名的土城(青㭎坡)战役,与川军激战后完成了“四度赤水”的首渡。哦土城,青杠坡,黄金湾,原来我的降生地浸染过烈士热血,有着厚重的红色遗存和历史磅礴。作为一名中学生,对历史的好奇与敬重油然而生——高中毕业时,恰逢恢复高考,便毫不犹豫填报了历史系。四年大学的文史熏陶,培养了我的诗写爱好和历史感:得以从人类战争史的角度,纵观“四渡赤水”和整个长征,觉得能以区区三万之众,突进二万五千里,冲破数十万铁甲合围,实现战略转移与生存壮大,着实堪与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迹——亚历山大大帝仅率数万马其顿子弟就横扫欧亚相媲美,且更具人类精神与军事智慧的史诗力量。寒暑假往返于赤水河畔,一次次凝睇四渡之波,心中涌起历史与现实的叠澜,便由衷地写到:

半个世纪前,

中国横渡了四次,

才屹立于世界东方……

但真正贴近赤水河,从近处谛听两岸人文地理的脉动,还是1986年,我到四渡赤水的另一首渡之地——元厚渡附近挂职锻炼时。在川风古道必经的陛诏场,我结识了当地一位老诗翁。他年近耄耋,却鹤发童颜,常常行吟于赤水河边,引人遥想屈子行吟泽畔的情境。一来二往,我竟与他渐成古风酬唱、楹联邀对的忘年交了,一时被当地村民传为佳话。与他交往酬唱,我写出了自己早期较为满意的五古《元厚渡》:“悬崖凌古渡,俯望烟波浒。夕阳西天悬,倦鸟东林宿。荷锄踏浪归,沽酒对月诉。水面映星辰,长河写四渡。”最令我感动的是,当我挂职期满之际,他邀约乡人为我置酒送行。有乡村教师、山林樵夫、小镇耆老等十来人。我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,置身于一群中老年人中间,面对一张张饱经风霜、朴实无华,却充满惜别与期待之情的脸庞,顿时感到了生命中从未有过的压力。尤其是老诗翁乘着酒兴,颤巍巍写下的临别赠诗:

好学能师古,善政在亲民!

字体邃古,笔力苍劲,我怔怔捧在手里,犹闻赤水河的千古涛音,久久萦绕耳际,激荡心头。它使我从未停止过对两岸人文地理的参悟,让我仿佛看见,赤水河那溪壑纵横、万水归一的浩荡里,内蕴着芸芸山民、殷殷教师和悠悠诗翁的期待之情,浩然之意。

1992年底调遵义中行工作后,我淡出了所谓的仕途。然而,这于我不啻是一次人生体验与心灵诗写的转机。一年数次往返于遵义与赤水,从茅台镇、二郎滩到太平渡、土城渡再到元厚渡,我一路望着车窗外蜿蜒平行的赤水河,从高原奔来,向长江流去,在一个个渡口之间,时而萦回低吟,时而跌宕起伏,浩浩荡荡如闪光的液体诗行,就禁不住也在内心行吟不止。以一介平民的眼睛看去,赤水河非但没有疏离或矮化下去,相反在浓烈如酒的亲情乡情氛围中,日渐强化着我对她那史诗意义、瀑泻情怀的体悟。以民间视角审视这片方圆不过百什公里的逼仄地域,三万红军竟得以巧妙调度、穿插、周旋于数十万铁骑之中。这,恐怕是战争史上绝无仅有的吧。远的不说,距当时尚不到百年光景的石达开,虽拥众十万,几乎是在同一片地域内,却不敌风雨飘摇的八旗子弟,兵败大渡河,饮恨近代史,长使多少英雄泪满巾啊。

行吟在赤水河畔,我以艺术视角感受一个个渡口。那酒家,竹窗如耳,灌入一河涛声。柴门似嘴,吐出满屋酩酊。茅檐,像一顶压低的草帽,遮去了刻写在前额上的岁月艰辛。那湍流,轻泻一河烟波,石便有了风骨,山便有了精神。那河湾,铺一隅悠悠岁月为宣纸,移古渡于画中,航历史于画中,淡的雾、净的韵,一个心灵大世界,以水为飞白,啸响了万类霜天。 

行吟在赤水河畔,我以亲情觇标探测一个个渡口,竹林修女翩舞于峡谷中,     竹风的长裙,曳着一河了了袅袅的静。精神家园藏在鹅卵石城堡里,千年就一回呵,乡恋!亲情之河拴住了游子的心……哦赤水河,长流不息的乡土路,执著奔出雾谷的,既是江村平平平平的宽韵,也是河滩仄仄仄仄的拗韵,以及村民的声声慢、踏莎行。旋涡,深一脚、浅一脚,踩出了平淡而突兀的波涛之韵,浩荡的竹风就在峡谷中,舞一行行长长长长的阳光,歌一曲曲圆圆圆圆的月亮。吾乡人,便读你为生命豪放,世代婉约。

行吟在赤水河畔,我以酒客眼光打量一个个渡口。那美酒之河,处处河湾,都向太阳晃荡一大碗老酒,一大碗山民的烈性。高梁,升涌为山风里摇曳不熄的火焰,并在绵绵秋雨中熟烂、发酵、潺咽不绝,宛若酒神的牧鞭,轻轻抽打高原,高原就醉卧不起。月光下,吊脚竹楼也在侧耳细听,星星醉步于夜的边境。

行吟在赤水河畔,我以人文理趣感悟一个个渡口。那静午,河滩上美丽的鹅卵石们,不惜以缩小自身来凝炼宇宙、放大沧桑人生!那四个渡口,八瓣唇岸,瓣瓣有酒香,瓣瓣有烈性。八瓣唇岸,四个渡口,个个都有酒文化,个个都吐酒后言。

是啊,赤水河的渡口都在倾吐酒后真言与箴言。2009年5月,我以银行工作人员的身份走访了国酒之都——贵州茅台酒厂。不起眼的社会身份,想不到也受到了季克良董事长的设宴款待。席间,银发飘飘的他,仿佛由国色天香袅娜簇拥,飘然来到每一桌,与每个客人倾情碰杯。望着清癯矍铄中透出几分仙风道骨灵气的他,我不禁在心里感叹,一个销售收入上百亿的酒业集团,竟是由这样一位儒雅之士,率领他的团队打拼出来的。由人及酒,我似乎品出了一种东方式的酒神精神:它既灼烈如火,却又淡泊似水,印证着赤水河——是水,就要寻找文明的摇篮、人类的福祉。是清水,更要奔向清癯民族,对应清水人生。由酒及河,我分明看见:一群群水,一群群清癯、清澈、清明的水,飞泻滚滚涛声、雷声、烈马嘶声,飞泻闪电一样干净而激越的诗行。同时也飞泻高洁精神、清水品格、莹洁话语,一如季总那丝丝白发、道道额纹、声声箴言。

哎!我这一生注定是与赤水河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家乡在那里,母亲在那里,亲情友情在那里,长征精神和国酒醇香交汇的史诗亦在那里。我一生都将行吟在赤水河畔,是的,一生!无论是探望母亲、回家过年,还是精神皈依、心灵归宿,我都将置身于云贵高原北麓、众山纷纷迤逦的南音之河——赤水河畔。游历一个个旖旎的渡口,行吟于她唯美的光芒中。像她作为高原献给长江的液体史诗,像她作为长征献给世界军事史的瑰丽篇章,我也将作为一首生命的踏莎行,渐渐汇入她的声声涛韵、缕缕悠久、道道彩虹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6)| 评论(3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