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西泠原创诗歌地带

面朝众妙之门,极目旭日生长的葳蕤史诗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母题练习诗之一】(原创)  

2009-03-03 20:49:52|  分类: 诗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作者/西泠弋人  

1

四季轮回,生/死

交接春花秋月的颜色、香味

还是枝影一般绰约的接力棒

我看见云朵接纳云朵

自火葬场高高的避雷针上

可从生命本源来看

那是火焰对火焰的舔舐

像两个着火的情人——

玫瑰吞噬玫瑰

吻,消灭了吻

 

他们的身影。话语。沉默

连同活着时的盛装舞步

摇曳的窈窕,旋转的英俊

尤其是眼睛深处的智慧与狡黠

从此刻高高袅逝的青烟中

究竟可以辨识诗的发丝

还是爱的飞灰?附近

生与死同时倒映其上的水渠

如何才能把生流回城里

把死留在乡下?难道

同一个人在同一瞬间

能两次淌过同一条水渠?

2

我这是将笔触蜿蜒进了

生命农庄与死亡城堡的越界行为

——是夜,板块漂移的春天

沿着悬铃木或贝叶边缘

覆以夏商周以来共时性的穹窿

下界,也就是红泥火炉

烹煮小鲜的书屋,我在静静玄想

小小心事:奥斯维辛之后,还有

四季轮回,哪怕春夏之交以后

也还有生死交接、灵肉相许

物质不灭意义不死,诗歌

你与我们一样蠢,何以

仍然是精神皇冠上的宝石?

 

自小爱问问题的我

在经历了一大片没有母题的岁月后

何以又回到了母题中?甚至

是母题与宇宙连接的肚脐处

贴近婴儿原始的胎音,或许

原本就是通过胎儿的心跳,一声声

声声慢,稚嫩这过于沉重的生死结

咚咚发问,呀呀自答,汩汩流血

3

难道不是吗,我们天天都在

生死母题之间做着练习!有人

在往高处攀爬的梯子上

做了一道踩空或脑溢血的习题

有人,在滑下斜坡的过程中

完成了对生命之幂的解析

还有人,被酒精肝分泌的毒素

弥留在对杜康的拷问中。而我

不过是在光与影交换的信物中

过滤情感的细沙

扬弃抑或留存粗粝的意象

我自问,继烧炭党之后

我这是在创立筛子党

还是组建珍稀矿藏党支部

 

问题积压成山,我每一天的劳作

不过是选一块矿石,打磨心中白壁

鉴照我投映其中的微瑕。问题

许就是细小的裂缝,从骨骼开始

迅速蔓延到整个躯体,直到我们

离析为沙,化为一粒粒

最小问题单位,计量

问题世界庞大的天文数,默默演算

宇宙魂儿可把问题带往的最远之地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1)| 评论(4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