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西泠原创诗歌地带

面朝众妙之门,极目旭日生长的葳蕤史诗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我的奇遇之作】《真与生命钟》  

2009-12-21 17:32:30|  分类: 我的奇遇之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真》
说出那个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我就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同世界吵翻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沉默一辈子  
我就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变成那个字
(81年)  


《生命钟》 
坠地的啼哭
绷断了时针
那部难产的生命钟

撒娇的泪水
凝固了分针
那部病态的生命钟

骚乱的梦影
吞噬了秒针
那部畸形的生命钟

妈妈,我的时间停了
洞开的灵魂
埋葬了时空
那部腐烂的生命钟
(81年) 

       这两首小诗都作于大三时期,却另有一番奇遇故事:

     《真》原题《真理》, 写完后就随手扔到了一边,也没有特别在意。忽一日,诗友黄极洲飘然而至,黄鹤般叼住此诗不放,爱不释手(爪),并在诗友圈中广为游说宣传,致使该诗身不由己地做了藕的“处女代表作”!若干年后,我将此诗收入诗集《生命号航迹》,并请著名诗人李发模先生作序。不知是该诗标题的打印件模糊不清,还是李先生有意为之,反正他在序言中将该诗标题引用为《真》,并以“真”来立论序中的观点——如此一来,该诗不较真也不行啦,否则就会伤及序者的立意。这个事儿让我初晓了接受美学的厉害,文本一旦脱离作者,它就带着它的特质飘零天涯去啦,原作者几乎再也无权干预。

     《生命钟》的标题也遇到过类似事儿。该诗原题《妈妈,我的时间停了》,在兴冲冲拿给贵州著名作家戴明贤老师指教后不久,有读过此诗的诗友兴高采烈地告诉我:“你的《生命钟》在《花溪》发表啦,请客哦”。我好生纳闷,自己又没给《花溪》投稿,发表之事从何谈起哟。出于好奇,赶紧跑到图书馆找来一看,不觉大为惊讶与尴尬。原来,诗倒是除了标题外一字儿不差地发表啦,却是在戴老师的小说《生命钟》里以引文形式“发表”的,且是作为小说中一个来自偏僻山区却娇羞可爱的女大学生的“作品”(性别错位的事儿还在我将该诗及其他几首投给钟鸣先生创办的《次生林》发表时发生过,他们望文(名)生义,将藕一介书生误认为是女生了)。唉,我最后的收获是戴老师送了两本当期杂志以表谢意——这对诗友们等着我请客来说不啻是近乎残忍的消息。文本离开作者后,其性别定位许是与原作者无关了吧?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1)| 评论(3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